横断山的植物“活化石”

摘要: 跟随生态保护专家,遇见横断山地区的那些你不曾见过的植物“活化石”

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Biodiversity Hotspots)是指具有显著生物多样性的地区,也是地球上生物最富有和最濒危的陆地生态区。目前全球共有34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位于中国西南的横断山地区便是其中之一。

 

山地每垂直下降1000米,气温便升高6°C。这种远远大于水平地带的变化为许多耐寒植物的迁徙与繁衍创造了条件。它们在每次冰期与间冰期的往返迁徙中,所侵占的范围越来越大,构成了现在植物区系成分复杂多样的特点,正因为这样的地理条件和气候背景,很多独特的植物得已孕育。


 

我们把这样的植物称为极小种群植物(Plant Species with Extremely Small Populations)。以四川省为例,目前已定义的这些植物共计33种。

 

每一种极小种群植物背后都有它自己的故事,这里,选择其中两种笔者曾经亲自参与保护的植物分享给大家。

 

五小叶槭——地位特殊却“命悬一线”


横断山地区是槭树科现代分布中心的核心,拥有原始、过渡和进化的类群系列。在雅砻江及其支流流域内,生长着一种槭树科植物——五小叶槭(Acer pentaphyllum Diels)。

 

五小叶槭为四川特有种,仅产于四川西南部海拔2200-3000米的河谷地带,是横断山区特有种的典型代表,同时也是槭树属中唯一的五小叶槭系物种,分类地位十分独特。五小叶槭对生存环境要求苛刻,野外天然分布及其稀少,目前分布仅限于雅砻江及-------其支流。

 

五小叶槭最早由博物学家洛克先生(Joseph Francis Charles Rock)于19297月在四川木里县发现。欧美植物园少量栽培的五小叶槭基本来自于俞德浚教授于19372月在四川木里采集的成熟种子标本。而美国旧金山斯翠宾植物园的五小叶槭,则是洛克先生在获得种子并成功繁育发芽后,于1939年赠送给植物园第一任园长Erich Walther先生的。


五小叶槭 


正是这在西方园艺界享有高贵地位的五小叶槭,曾一度被认为已灭绝。


直到1988年,这一消失近半个世纪的珍稀物种才再次被印开蒲先生在九龙河发现,也是在九龙发现的第一个种群。而后,科学家在九龙康定和雅江分别发现五小叶槭种群,目前共计4个种群,而雅江所发现的很可能是目前已知的最大种群,约180株,也是目前发现直接生长在雅砻江边的种群。

 

2009年,笔者曾在实地考察过九龙发现的第一个种群,约160余株,分布区旁边正在修建大坝,而也正因为有五小叶槭野生种群的分布。修建大坝的公司额外花费几千万更改了大坝出水口,守护了这片五小叶槭的栖息地。同时,周边的村民也在自己的花园里成功繁殖出一片五小叶槭人工种群。

  


距瓣尾囊草——只在冬天“醒来”的草


世界上尾囊草属仅有2种,全部自然分布在我国境内,分别是尾囊草和距尾囊草,而距瓣尾囊草十分罕见,是我国种子植物特有属。

 

它第一次被发现是在1925年,同五小叶槭,发现者为博物学家洛克先生,标本采集于涪江上游,在当时的植物界引起轰动。1929年该种植物被命名为Urophysa rockii,中文名为距瓣尾囊草。之所以把其称之为距瓣尾囊草,主要依据是其花瓣上的长距”。

 

在此之后的80年间,国内外学者却再也没有发现它的身影。直到2006年,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李春雨博士在绵阳的“大桑园”再次发现距瓣囊尾草,结束了我国对其有记载无实体的历史。目前这一野生种群已得到保护,并在江油县林业局的支持下,成功繁殖。同时可喜的是,2015年,有其他学者在四川成都周边的彭州再次发现距瓣囊尾草。


距瓣囊尾草


距瓣囊尾草看似一株小草,对栖息环境却要求很高,种子萌发率低,幼苗存活率低,喜欢生长在半风化状石灰岩裂缝内的腐殖土层上,而这一石灰岩类型起源于距今4~3.6亿年前的泥盆纪。

 

距瓣囊尾草被称为“植物界中的大熊猫”,具有独特的生物特性。和大多数的植物夏开花冬枯萎不同,它只在秋冬复苏开花,夏天枯萎,为典型的“夏枯型”。而且它的叶子和花会随着环境温度的变化而变化,会从浅绿变到深紫兰,从天蓝色到淡紫色。其花色鲜艳,花瓣有蜜腺,有显著的虫媒传粉特征,加之花瓣有距的特征,对揭示毛茛科耧斗菜族这一类群内的系统发育关系有非常重要的科研价值。

 


  

植物的不断演化,反应了地质历史上重大的地质和环境变迁,当今的植物区系是对地球环境变化的响应和协同演化的结果。如今生长于横断山的一部分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为古老残遗种或处于分类系统的孤立位置,在当今急剧变化的环境中,正处于濒危状态,甚至面临灭绝危险。

 

而现今,威胁物种灭绝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类活动。即使物种所生存的局部栖息地消亡,只要栖息地尚有保留,那么栖息于此的物种也能很快适应并恢复。但如果能适应物种生存的栖息地减少太多,那整个物种系统将会土崩瓦解,为此,很多物种保护都着手于栖息地保护。

 


物种灭绝是不可再生的,一个物种的灭绝也就意味着这一种群资源和遗传多样性的绝对消失。任何一个物种种群的消失,都将破坏自然生态系统结构,而许多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种,拯救这些特有物种,让“植物活化石”继续存活,对维持整个自然生态系统进程发挥着重要作用。

 

这两种能存活至今的植物无疑是幸运的,还有更多植物在时间的消融下,还未被人类发现便已消失。

 

对于极小种群植物的保护,我们应从其发现的历史、生存环境的现状评估、濒危机制、就地和迁地保护等多个方面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就目前而言,其发展的历史和生存环境的现状评估已有相关研究,但缺乏濒危机制的深入研究,未来的道路任重道远。





首页 - CI保护国际基金会 的更多文章: